一位好的心理咨询师是怎样的?

发布时间:2018-02-21 13:44
  一位好的心理咨询师是怎样的?
 
  我们首先是要疗愈我们自己,而不是别人。我们首先要能够观察到自己的情绪,才有能力帮助到别人。所以这个系统首先是一个自我疗愈的系统。
 
  ——迪帕克·杜德曼德博士 [印]
 
  我一直认为,心理咨询师就是等待被求助心理问题的那个咨询师,在听完一肚子苦水后,哪怕你听着那些事情有多惊险刺激或者歇斯底里,忍住自己的评判,给予专业的分析、判断和指点。有些咨询师动用催眠甚至前世回溯等技巧,帮助案主找到那些苦痛与烦恼背后的原因和解决方案,然后,一拍两散。
 
  直到去年上了迪帕克博士的心理咨询课,我才发现这种看法是totally wrong. 没有什么求助者,也没有什么拯救者,好的心理咨询,与那里根本是积极地、全然地聆听,听见对方所说的全部,看见他的眼神、表情、举止,以一种临在却超然,陪伴却抽离的方式,和来访者在一起,听他细细说来。作为好的咨询师,甚至得具备这样一种能力,你能听到他没有说出的话,你能看见他不好诉诸于语言的苦衷。
 
  那时候,才有信任建立,和发生。
 
  课程结束的时候,我问咨询师,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解决问题的答案不是来自于咨询师或者谁,而是来自于在咨询师和来访者之间相互创建出的那种信任的顺畅的关系,那个安全的,通透的空间,我们不知道谁给出了答案,但它不请自来了。迪帕克咨询师说,是的,你也可以认为,他是来自于你的内在,同时也是来自于来访者的内在。
 
  这个答案好美,不是吗?
 
  有一种东西,被称为心领神会或者豁然开朗的东西,不是经过很费力的寻找或者努力争取而得来,而是像花朵一样自然盛开了。它从我们的心灵中长出来,花朵的芬芳,把来访者的阴霾和乌云冲散开。
 
  咨询是一门艺术,一定是这样。当然,在它真实地像艺术发生之前,我们须得经过认真地反复地多次练习,直到我们可以很容易抓住重点,直到练就一双慧眼,我们可以洞若观火,却又能什么都不知道。
 
  “我不知道”。这是我从迪帕克博士的课堂上学习到的重要的一点。我不知道这世界是怎样,我不知道我面前的这个人是怎样,也许我从未仔细聆听过他说话,我从不知道他真正需要什么。我以为我听到了一切,但,事实上,我只是以我的判断在听,以我的成见在听,以我对他旧有的记忆在听。那么,真实发生的究竟是什么?
 
  记得有一次看赖声川导演的采访中,他提到:戏剧就是看见发生的实相。说实话,我一直不是太理解,直到现在,我才有了一些相对清晰的感觉,他说的就是看见真实发生了什么:人们的欲言又止,匆忙身影后面的酸楚,喋喋不休背后的孤独,或者鲁莽凶狠后面的受伤感与不安全感。如果我们看不到这些,只是被现象带跑,那么我们无法捕捉到来访者的真实心境。
 
  做一名咨询师,不是给答案,也不是给建议,不是给药方,而是像一盏灯,能够照出一条路,让来访者透过一点光亮靠自己找到回家的路。这条路上,一个好的咨询师只是一个陪伴者,或者一个守护者,该怎么摔跤,怎么黑暗中摸索,你都要舍得让来访者自己走。事实上,真的有来访者吗?那不都是一个个自己吗?不正是自己在慢慢行走,慢慢成长吗?
 
推荐文章
正规心理咨询中心
天津心理咨询哪家好选择正规心理咨询机构,圣安米悦品牌值得您信赖
心理咨询热线:186223197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