彻底走出焦虑、疑病

发布时间:2018-03-25 17:15
  现代文明使人焦虑?我们大多数人只熟悉一种生活模式,那就是竭力争取出人头地、功成名就,挣比满足基本生存多得多的钱,因为我们都生活在这个自诩文明的现代社会。可是,现代社会究竟是怎样的一个社会呢?它对我们有什么样的影响呢?
  现代社会是一个竞争的社会,经济的丛林法则是至高无上的,人们始终处于无休止的竞争之中。除了获取生存所需的物质条件,胜过其他人成了这场竞赛中的重头戏。当人们认为他在为自身的利益而行动时,实际上他已经被市场和经济的无形法则所主宰。为了生存,人们被驱使着劳动,去从事他深感乏味和无聊的工作。对大多数人来说,工作的意义仅限于获得金钱。
  现代社会是一个异化的社会,市场决定人的价值就如同决定商品的价值。使人们确信自己价值的不是他本身,而是他取得的(或者他认为自己能取得的)成功——权力、财富及声望,他的社会地位与经济地位。成功对于现代人之所以如此重要,其原因就在于这种成功成了他自我评价的依托,决定了他是保持住对自己的评价还是跌入自卑的深渊。
  现代社会是一个焦虑的社会,其中满是疑虑重重、无安全感的个体。现代社会以外在成败衡量人的价值和尊严的方式,在人们心中造成了深深的身份的焦虑,大多数人都害怕成为“失败者”,都害怕达不到社会的标准——所以很多父母为了面子催促、逼迫子女结婚。人们有真实的关爱、温暖,也有表面上的友好、温情,其下却是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与冷漠,以及大量的难以捉摸的怀疑与敌意,许多人感到孤立、无助和焦虑。
  防御焦虑的主要手段
  如果这些焦虑一直存在,那么谁都无法长期忍受,他必须找到方法抵挡它们。现代人之所以渴求财富及权力,也在于它可以作为对焦虑的很好的防御,缓和不安全感。这种解决方法的信念是:如果我有权力、地位,就不会有人来伤害我。
  第二种缓和焦虑的方法:按照他人的期望行动,与他人保持一致,赢得他人的认可。一样的空虚,一样的焦虑,一样的渴望得到承认,这是现代人的通病。这种解决方法的信念是:如果我讨你喜欢,你就不会伤害我。
  第三种普遍的解决方法:全面的提防、退缩与控制。焦虑的个体总是沉溺于对未来的猜想和预测之中,总是未雨绸缪,因为他生怕被突情况搞个措手不及。他还会限制自己的活动,习惯性地畏缩退却,把自己局限在自感能控制的范围内,在安全的避风港内躲避失败的风险。他也会回避亲近的人际关系,因为他害怕会被控制、被伤害。只有当一切都处于理性的控制之下,他才会感到安全。这种解决方法的信念是:如果我预先防止、躲开,我就不会受到伤害。
  父母对孩子的影响
  弗洛伊德指出,性格形成于人的童年。新精神分析学派(如荷妮、弗洛姆、沙利文)根据自身观察的经验,修正了他的生物决定论观点,认为人的性格主要是由童年时的生活环境塑造而成。
  儿童很少与社会发生接触,他会受社会环境的影响吗?他如何受到社会的影响呢?答案是:父母——父母是社会的代理。父母承载着社会的价值观,用他们感受到的社会的法则教导孩子,许多父母用极高的标准要求孩子。
  由于儿童没有独立生存的能力,他的生存完全取决于父母的认可,他不得不顺从父母的期望和标准。越焦虑的父母越控制、专制,儿童不得不压抑其自发的真正情感与愿望,并寻求策略应付父母的要求和威胁,以赢得父母的认可,避免危险。当安全变成了重要的事情时,他内在的情感和愿望就不得不退居末位、沉寂下来,从而变得不那么清楚了。实际上,他开始戴上面具,在人生的舞台上扮演符合要求的角色,而这个角色渐渐地就取代了真实的他自己。这种与自己的情感和愿望的疏离是决定性的,他不再是主动的人生追求者,而是受奴役的被迫者。
  父母是世界的代表,家庭几乎是儿童生活的全部世界,儿童在家庭里经验的一切,决定了他对世界和对自身的观念。
  父母给他的印象,会变成他对世界的印象;父母对他的态度和评价,会变成他对自己的态度和评价。如果父母严厉苛刻,凡事以惩罚为手段,他就会以为其他人也是一样,一旦失败或犯错就会有严重的后果;如果父母常常不守信诺,他就会觉得所有人都不可信任;如果父母总是批评他、否定他,他就会真的认为自己愚笨无能、一无是处,即便事实上他极富才华……所有这些经历,还会使他深深地认为自己不够好、不可爱,除非他取得终的成功或完美,否则他本身是没有价值的,也不会有人喜欢他。所有这些观念,决定着他的行为和情绪。
  如果儿童没能形成一种归属感,没能形成“我们”这样的同在感,却有了深深的自卑感和焦虑,那么他的人生就会被这些自卑感和焦虑感所控制,不断地为消除自卑和焦虑而进行各种努力。人们为消除自卑和焦虑而形成的防御机制往往是受无意识驱使的,他们很少认识到这些无意识的驱动力量。
  也存在着另外一种情形,即父母都比较软弱,家庭的社会地位比较低,不能给稚弱的儿童适当的保护,儿童不得不过早地进入生存竞争——儿童之间的争斗、势利的亲戚或邻人的冷遇,让他直接感受到社会的冷漠和敌意,加上笼罩着家庭的卑微感的影响,他也逐渐被社会的主流价值观所奴役,拼命地追求外在的成功,以修复受了伤的自尊并对那些势利者做出精神上的反击。
  焦虑和防御引发神经症
  那些表现出明显症状的神经症人群,都深深地为不安全感所苦。不安全感与神经症的产生有密切的关系,是所有神经症的共同人格基础:当出现不安全感却找不到恐惧对象的时候,表现为焦虑症;当它在人际交往中表现出紧张恐惧和逃避的时候,轻则是社交焦虑,重则是社交恐怖症;当对自身的健康状况极度没有把握的时候,就表现为疑病症;在感到不安全并通过各种方法进行控制,失败后仍不放弃时,就表现为强迫症;当克服不安全感和自卑感的努力终失败而陷入绝望时,就表现为抑郁症……
  任何蒙受强烈自卑和焦虑的人必然诉诸于摆脱自卑和焦虑的手段,他必然尝试以各种方法去解决它们。他不顾一切地试图克服自卑与焦虑,却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越陷越深。神经症是一个靠自身动力而发展的过程,以其无情逻辑逐渐笼罩当事人的全部人格,它的动力中心就是焦虑和防御。可以说,焦虑的个体从维护自己的保存出发,结果却走向了自我的毁灭。
推荐文章
正规心理咨询中心
天津心理咨询哪家好选择正规心理咨询机构,圣安米悦品牌值得您信赖
心理咨询热线:186223197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