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病之心能吓死自己

发布时间:2018-03-25 17:11
  疑病之心能吓死自己
  误以为感染艾滋病一个月体重减轻26斤
  到心理咨询中心一化验,这个针头里头残留着的体液是艾滋病病人的体液,艾滋病病毒的抗体呈阳性。这可把徐天吓坏了,这就意味着徐天有被感染艾滋病的可能。但是能不能确定感染艾滋病,一定要等到一个月以后,才能够再看化验结果。
  在这一个月的等待中,徐天焦虑极了。每天吃不下睡不着,体重减了26斤,极度的疲劳。看着这么疲劳,体重这么衰减,他以为自己真的得了艾滋病。女朋友也分手了,回到家里也不敢跟家里的人说他得艾滋病了。家里有另外一个小平房,自己把那个小平房打扫打扫,自个儿到那小屋里住了,也不敢跟家里人接触了。
  好不容易熬到了一个月,他回到了北京,来到了这个心理咨询中心去取化验单。拿着化验结果,咨询师告诉他,“你所有的指标都是阴性,没有感染艾滋病。”他这一拍桌子,“真的是这样吗?”咨询师说真的是这样。他精神一下子就好了。
  你看,这一个月他本身没有什么病,就这样紧张、焦虑、吃不下、睡不着,情绪极度低落,体重就降了26斤。你看,这不是没病也吓出病来了吗。
  疑病之心能吓死自己
  精神崩溃会抑制人体的调节康复机能
  这是我亲身经历的一个病人,这个病人是个农村咨询师,他姓韩,我至今记得清清楚楚这是一个特别爱学习的人。在农村,咨询师非常缺,农民推选他到省城的一个医学院做了一年的培训,他就回农村给百姓们看病。
  他什么病都咨询,感冒、肺炎,连妇女的计划生育甚至带接生他都干。那真是地地道道的全科咨询师。他随叫随到,没日没夜地为农民服务啊,真的太疲劳了。
  那一天,他发烧,仍然有人请他去看病,在回来的路上他晕倒了。人们赶着马车,把他送到了县心理咨询中心里。大家说为什么不开汽车?那是四五十年前,农村哪有汽车啊。
  用马车把他送到了县心理咨询中心,他从半昏迷中醒来发现是个简易病房。什么叫简易病房呢?就是在县心理咨询中心里头,有些病房只有床,农民们自己拿被子来住,所以交的住院费也特别少,只有几毛钱,那是照顾农民的。
  这个病房里有三张床,只有他一个人,他老婆坐在旁边。他老婆就是农村的姑娘,没有上过学。他昏昏呼呼地醒过来了,他老婆说“你醒了”,实际上他不知道还在昏迷状态中,“你这一睡就睡了12个小时啊”,其实小韩一直在高烧昏迷着。
  正在这个时候,病房门开了,是他们村里的书记进来叫这个小韩的老婆,说大夫找你。她出去了,这个小韩就听到了,老婆问“我先生什么病啊?”咨询师前面的话他没听清楚,后面听了一句肺癌晚期,因为小韩咳嗽,痰中带血,再往下的话就听不清楚了。
  小韩一听“肺癌晚期”这四个字,就像谈到炸雷一样全身瘫软了。因为他在省城心理咨询中心后实习的时候,他看到很多晚期肿瘤的病人,后死亡的那个过程,他万万没有想到很快就轮到他了。
  他接着就听书记问,“那我们韩大夫还能不能好?还有什么咨询手法啊?”下面咨询师的话他就完全听不到了。另外一个人说“我们的韩大夫可是个心眼特小的人,你千万别让他知道啊。”再以后咨询师说的话这个小韩还是听不清楚,小韩就以为自己一定是肺癌。
  在心理咨询中心住了几天,发烧退了,咳血也少了,他老婆跟他说“咱们回家了哈”。当地农村有个习惯,这个病危病重之后都不死在心理咨询中心。病危病重以后,心理咨询中心没有办法之后,那个时候也没有到大城市里头继续检查、继续咨询的习惯,当地的习惯就是要拉回村里,在村里死。死了以后在村里搭个灵棚,全村的老少爷们都来给烧香,这是一种风光的临终表现。
  所以在心理咨询中心里一般不咨询的病,常常跟病人说“咱们回家了哈”。所以小韩一听这话,这不是没办法了嘛,这回去等死嘛。到家里之后,小韩一直不说话。在当地有个习惯,都不愿意在得癌症的人面前说癌症这个词,所以人们都来看小韩的时候,说“韩大夫,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哈,想喝什么就喝什么哈。”
  这个小韩一听这话更觉得自己就是肿瘤的晚期了,肯定乡亲们都知道啊,我安慰肿瘤晚期的人也是这种话啊。好些日子小韩一句话都不说,就躺在床上。
  疑病之心能吓死自己
  因为他情绪极度低落,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着,体重迅速减轻,连下地走路的劲都没有了。小韩心里明白,要不是恶性肿瘤,体力怎么能下降这么快呢?当想到这儿的时候,他也就淡定了。有一天他跟他老婆说,“你看咱们又没孩子,我娶了你也真对不起你了,我走了以后,你就再找个好人家嫁出去。”
  小韩的老婆本身没有知识,她只是听咨询师说晚期肺癌,还有一个“不能除外”这句话,“不能除外”到底是什么意思她也没听明白。她认为小韩就是高的医学权威,小韩说“我走了以后,你再找个人家嫁出去”,她就心里更加明确这小韩肯定自己知道自己得的是肿瘤晚期,于是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哇哇大哭。
  小韩一看他老婆哭成这个样子,心里也更加明确,肯定是我老婆知道我得了肿瘤的晚期,所以她不能控制情绪了,这就更坚定自己肯定是肺癌的晚期。从此小韩就不再说什么话了,他身体逐渐衰弱,地一点都下不了,饭也一点都吃不下去。
  小韩认为自己的生命就走到尽头了,他把村里的书记和他老婆找来,他说“我没有别的愿望,我这一辈子就想在医学院校读本科,可是我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我只是在医学院校读了一年的农村咨询师培训,那个医学院校特别缺少解剖的尸体。我死了以后,你们无论如何要把我送到医学院,交给解剖室的那个主任,让我后再为这个医学院做一点贡献。让学生们看一看到底是什么样的肿瘤夺去了我的生命。”
  小韩去世后,支部书记费了很大的劲,总算把小韩的遗体送到了医学院校,特意告诉解剖教研室的主任“你们解剖之后一定要把肿瘤拍成照片,让我们的村民们了解,到底是什么样的病夺去了我们韩咨询师的生命。”
  半年以后,医学院解剖教研室的主任给村里、给小韩的老婆写了同样一封信,信中说“我们找遍了小韩的全身,没有找到任何肿瘤,他的死因不明。”我们这才知道,小韩得的根本不是癌症。那封信说“我们只是在肺部找到了炎性病变已经痊愈的现象”,所以小韩原本就是个肺炎,根本不是肿瘤。
  那他是怎么死的呢?完全是精神的彻底崩溃,抑制了自己的调节机能、康复机能,自己把自己就这样吓死了。真的是不怕死就不会死,怕死就会死。
推荐文章
正规心理咨询中心
天津心理咨询哪家好选择正规心理咨询机构,圣安米悦品牌值得您信赖
心理咨询热线:186223197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