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虑与不焦虑,就在一转念

发布时间:2018-04-20 14:15
  很多焦友跟我叙述焦虑症状来临的经历,大都有过这样的情况:正在受焦虑症躯体症状及精神折磨的时候,突然转瞬间症状消失了,浑身轻松,自己反问自己到底在焦虑什么,发现没什么可焦虑的,跟好了没什么两样。
 
  这种情况我也有过。在焦虑症期间(包括对咨询期间),经常会无缘无故进入到一种难受的状态,这时候我就会跟身边家人说:我现在焦虑难受,别跟我说话,我自己要处理一下。我难受一段时间后,就在一转念间(这个转念是不受自己意识控制的,是随机的),生理和精神恢复了正常。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时,以为自己好了没有病。但后来的反复发作是非常让人灰心丧气的。
 
  这一转念是如何发生的?
 
  这是潜意识的运作机制,对我们的意识层面来说,就像一个藏在自己身体里的“黑箱”。这个“黑箱”也是我们自己制作的,黑箱的箱体就是我们的防御机制,黑箱里面装着我们所有的想不起来的记忆(潜意识)。
 
  对于我们焦虑症病友来说,绝大多数黑箱里装着的是痛苦的回忆。所以这一转念的发生,是一种黑箱里的随机现象:我们难受时,潜意识里正在运行着自责、悔恨、内疚、恐惧的情景,它让我们的生理和精神双重难受,突然潜意识不运行这些了,这一转念就产生了。
 
  我用我自己的亲身经历来说明这个黑箱是怎么产生的。
 
  我四五岁时受我母亲差遣去邻居家借一样东西,去前我母亲交待,要懂礼貌,要表达礼貌用语。我借完东西,我表达了礼貌用语(表达错了),邻居笑了,我回来的时,邻居也跟着我到我家,找到我母亲,重现刚才我借东西的对话场景,当着我的面,她们就这件事笑了很久。
 
  我无地自容,当时羞愧和内疚得感觉简直让人不想活,太痛苦了。这种心灵痛苦的机制和生理痛苦的机制都是人的本能。痛,是为了让自己记得下次要防止再出现痛。人类在荆棘丛中打猎被划伤了身体会痛,一是提醒自己要处理痛的地方,二是记得下次要避免再痛,这是人类进化出来的生存机制。同样,自责、内疚让自已心理痛苦,就是为了让自己以后不要再犯这样的错,也是生存机制,是本能。(但其实,当时的教育观念有限,我的这种情况,根本不是错误,父母亲没有这样的意识,后期没有发现重视这个问题,没有作疏导)
 
  因为这种心灵上的痛苦会影响到我们的正常生活,所以我们的防御机制把它给压抑到潜意识中去了,具体的表现就是,十天半个月后,我就忘了这件事,三个月半年后,我“彻底忘了”。
 
  但在具体生活中的表现就是,我母亲再让我去办个什么事,我会推脱,如果推脱不了,就拖延,有为难情绪。后来我结婚后,这种为难情绪“移情”到我媳妇身上来了,我媳妇安排我做什么事情,我潜意识里认为是我母亲的安排,会有拖延的情况。这一点也是我在写这篇文章时,突然意识到的。
 
  外界环境是不断变化的,当我不断的遇到和这段潜意识相关的环境事件时,这种难受的感觉会不断涌出,我内心里则需要不断的用能量来包裹住它,直到包裹得越来越厚。
 
  同样,类似这样的事件不止一件,都被混合在包裹之中,形成一个复杂的,有巨大负面能量的黑箱。
 
  我们自己是无法搞清楚黑箱里面装的是什么的,因为它就是我,我就是它。所以需要外在的另外一方协助-有经验的心理咨询师。
 
  回到主题,焦虑与不焦虑,就在一转念,但如何能够主动掌控这一转念?
推荐文章
正规心理咨询中心
天津心理咨询哪家好选择正规心理咨询机构,圣安米悦品牌值得您信赖
心理咨询热线:186223197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