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脱离?

发布时间:2020-01-15 17:16
  很多人问我,在一个迷君子转向新的生活方式之前,有多少痛苦是必要的。
 
  我不知道是否有一个更难回答的问题来回答关于上迷的问题。 I believe that we can ‘raise 通过及时的干预,以及对爱、同情和支持的混合。
 
  然而,我从个人经验中知道,每个人都必须达到这样的程度:他(她)既渴望戒迷,又想继续使用。
 
  只有在这一点上,迷君子才会有战斗的机会。
 
  多年来,我一直试图通过自我意志来控制我的使用,当这不再有效时,我试着在阳光下做得更好——咨询、催眠、自助等等。但我想要的是更好的生活,而不是真正的清洁。
 
  我只想止住痛苦,找到一种方法来使用合适的量,这样我就不会有任何麻烦了。我陷入了一种大脑紊乱的状态,这使我无法看清自己的困境。
 
  你可能会认为,在失去了足够的钱、工作、女朋友和家人之后,我会意识到,以任何形式或方式使用对我来说都是行不通的。我继续沿着痛苦和毁灭的道路前进。
 
  在经历了多年又一年的痛苦和令人信服的证据之后,我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事实:我真的不想停止使用。我的否认的泡沫终于破灭了,我意识到,如果我想避免“监狱、机构和死亡”,戒迷是的选择。
 
  “我已经“厌倦了生病和疲劳。”“正是在这一点上,我的绝望变成了动力。不是那种能让我自己戒迷的动机,而是那种能让我找到并寻求我所需要的帮助的动力。
 
  由于恩典,我终于愿意面对不再使用的痛苦。我已经到了这样一个地步,我知道这种新的痛苦不会比继续不断地陷入上迷的痛苦更糟糕。
 
  一个迷君子需要什么才能达到这个地步?
 
  答案和我们每个人一样独特。
 
  每个迷君子都必须面对这样一个事实,即他或她的使用和/或试图戒迷的方式是行不通的。
 
  他们必须谦卑到愿意接受方向,放弃自己的自我意志存在的地步。对于像我这样的顽固的迷君子来说,这需要相当多的痛苦和痛苦。谢天谢地,我还没来得及就投降了。
 
  如果像我这样的人能发生这种事,我相信对任何一个迷君子来说都是可能的。
 
  每个人的食谱都是不同的,但可能性是存在的。
 
  我就是活生生的证据。
 
  一定要像对我一样糟糕吗?
 
  我们能做些什么来提高迷君子的“底端”吗?
 
  我们能在上迷的高速公路上制造卡车坡道吗?
 
  这是可能的。
 
  我可以证明,有些人面对的痛苦比我之前少得多,他们能够得到戒迷。
 
  不幸的是,还有其他人不得不面对更多。
 
  我相信我们能使前者成为规范。
 
  我们能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停止让迷君子继续“吸毒”。我们的能力越强,底层就越深。
 
  这可能是迷君子家庭难做的事,但这确实是重要的。我们必须让迷君子知道他们是被爱的,但我们不能再在他们的自毁中扮演角色。
 
  我们的爱不是有条件的,但我们的帮助向前推进取决于他们的需要和试图得到帮助。
 
  其余的取决于上帝,真的是一个谜。
 
  人类并不意味着被毒品和酒精所摧毁。
 
  宇宙中有一种力量可以拯救他们,但是迷君子必须发挥他或她的作用。
 
  这就是行动停止的地方,为他们所爱的人祈祷和信仰的开始。
 
  这可能让人觉得我们是无助的,但我知道很多人祈祷我会得到戒迷,我终做到了。
 
  我相信他们的祈祷是有帮助的。
 
  后,我们必须记住,复苏就像生活一样,是一段旅程,而不是终点。
 
  迷君子在走向戒迷的道路上可能会遇到许多障碍,但只要他们继续振作起来,就会有希望。
 
  保持信念,鼓励他们!
推荐文章
正规心理咨询中心
天津心理咨询哪家好选择正规心理咨询机构,圣安米悦品牌值得您信赖
心理咨询热线:186223197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