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日本之后,中国也将进入低欲望社会

发布时间:2018-02-10 09:09
日本的低欲望社会现象在中国已经开始萌芽发展。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不愿意生孩子,甚至连婚都不愿意结。
 
什么是低欲望社会?
 
低欲望社会是日本管理学家大前研一在其著作《低欲望社会》里提出的概念。所谓低欲望社会,就是指作为社会主体的新世代不愿再背负风险和债务,丧失物欲、成功欲、结婚欲、生子欲、甚至是性欲,远离时尚、远离名牌、远离买车、远离喝酒、甚至是远离恋爱
 
继日本之后,中国也将进入低欲望社会

在大前研一看来,低欲望社会的诸多指标中,生子欲是重要考量因素。日本的少子化,正是低欲望社会的重要表征。
 
去年年底,日本厚生劳动省公布的人口动态统计数据估算值显示,2017年日本新出生人口数将仅为94.1万人,创下1899年有统计数据以来的低值,连续两年跌破100万大关。
 
与此同时,日本去年死亡人数估算为134.4万人,比上年增加3.6万人。这意味着,日本2017年人口将自然减少40.3万人。而实际上,日本人口负增长从2015年就开始了。
 
低欲望社会的几个典型特征就是:
 
1、年轻人不愿意背负风险,不像从前世代一样愿意独立购屋,背负几千万的房贷
 
2、少子化,人口持续减少、人力不足;另一方面,又面临人口超高龄化的问题
 
3、丧失物欲、成功欲的世代:对于拥有物质毫无欲望,随便吃个一、两餐就能活下来的社会,出人头地的欲望也比先前世代降低不少
 
4、无论是货币宽松政策或公共投资,无法提升消费者信心,撒再多钱也无法改善经济
 
日本已经沦陷
 
低欲望社会是人类不曾经历过的现象,也是日本比世界其它各国更早出现的社会现象。在日本经济泡沫破灭时代出生的一代年轻人,被称为“平成废宅”或者“食草男”,代表了低欲望的一代日本人。他们对生活没有强烈的欲望,只追求舒适安逸,甚至连升职加薪和性生活,都没有什么追求。
 
人口减少
 
日本大的问题就是人口减少,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与人口问题研究所近日发布的“日本未来人口估算”数据称,2065年人口将减至8808万人,自2015年起的50年间减少约三成。反映每个女性一生生育子女数的“合计特殊出生率”在2065年将达到1.44,比上次2012年公布的2060年达到1.35估算数据有所上调。日本人口将在2053年跌破1亿人,与5年前的上次预测相比,因上调了“合计特殊出生率”设定,比上次估算的2048年延后了5年,但这也明显反映出实现日本政府提出的2060年人口为1亿人左右的目标很困难。
 
经济学者或经济学家经常预测失误,是因为无法以总体经济指标预测未来状况所致。能够正确推测未来的指标只有一个,就是人口统计数据。按照现况一直发展下去,可推算再过三、四十年,日本的劳动人口(15岁~64岁)不会增加,高龄化问题只会持续恶化。其中,人口减少正是当今日本面临的大问题
 
问题的症结点在于,至今没有任何国家曾经历过如此大幅度的人口减少,雪上加霜的是,日本政府没有提出任何根本对策来改善人口减少问题。当预测未来会出现人口减少的现象时,其它国家会推出各种因应对策,多少有助于控制人口减少的现象。比如说,为了鼓励国民多多生育,法国及瑞典会提供优渥的育儿津贴或税金减免优惠。另外有很多国家选择开放移民,提供国家所需的劳动力。然而,不管是何种方式,日本都没有真正的落实。
 
劳动人口的减少对日本经济整体造成的冲击也很大。日本内阁府2014年的推算数据显示,日本人口在以目前的速度减少、生产效率也得不到改善的情况下,2040年之后日本经济将陷入负增长。相反,要想将2040年之后的实际经济增长率维持在1.5%至2%的话,必须维持1亿人口,并将生产效率提高至全球顶尖水平。此外,促进女性就业、不局限于时间和场所工作的人也有增加的余地。在人口不断减少的背景下,有必要提高每个劳动者的生产率,提高国家和企业的增长力。劳动人口的大幅减少将成为今后阻碍日本经济发展的主要问题。
 
法国及北欧国家早在四十年前就废止户籍制度,社会承认普通法婚姻。话说回来,放眼世界,还保留户籍制度的国家只有中国、韩国跟日本而已。然而,户籍制度却对提高生育率造成影响。

继日本之后,中国也将进入低欲望社会
 
“童子身”与日俱增
 
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与人口问题研究所发表的一份调查报告说,日本18至34岁女性中,有39%的人还是处女,这一数字足以让许多男人们感到惊讶与欢欣。而还有一个数据,同样会让人感到吃惊,在18至34岁的日本男性中,“童子身”的比例也高达36%。
 
调查报告还显示,18岁至34岁的女性中,有一半人没有男朋友。而在35岁至39岁的年龄段中,有26%的女性和28%的男性从未有过性经验。34岁以下的女性的处女率达到40%。
 
日本低欲望社会的典型表现之一就是对恋爱、婚姻的低欲望,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愿意谈恋爱、不愿意结婚,结了婚也不愿意生育,就算生了第一个后,也不愿意生第二个。这些因素又进一步导致了出生率的降低。
 
“空房子”越来越多
 
日本总务部2014年调查结果显示,日本全国住宅总量达6063万户,其中闲置空房820万户,也就是说,每七户住宅中就有一户空置。野村综合研究所表示,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空房比率将在未来10年提高到20%。
 
到处都是空房子,已经20年没人住了,而且空房子还在一直增加。”现年77岁的羽田一边说,一边抱怨道,小偷们已经光顾过她邻居的房子两次了。还有一次刮台风,破坏了她隔壁房子的屋顶。
 
虽然日本国民对浪费有着根深蒂固的反感,但废弃的房子还是像园子里的枯萎病一样在日本各地蔓延。长期空置率的攀升幅度明显高于美国、欧洲。根据日本政府的统计,目前总计大约800万住所目前无人居住。其中几乎一半已经遭到了彻底的抛弃,既不出售,也不出租,就那么立在那,处于不同程度的失修状态。
 
是什么导致了低欲望?
 
负债
 
大前研一认为,导致日本低欲望社会的主要原因是负债压倒了幸福感所致。日本国内房贷利率低于2%,还款年限长达35年,相比中国的房贷利率和还款期限更加宽松。而日本房价并不比现在的中国房价高,同时,日本国民收入水平远超中国。可是,即使在这种环境下,日本人依然不愿意买房。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租房。
 
此外,由于经历过大萧条的日本年轻一代心里对于未来经济的发展长期处于惶恐不安中,担忧、焦虑阻碍成为一代人的心理特征。受此影响,越来越多的日本人不愿意承担房贷、结婚生子后的压力。无论物价如何降低,消费无法得到刺激;经济没有明显增长,银行信贷利率一再调低,而30岁前购房人数依然逐年下降;年轻人对于买车几乎没有兴趣,奢侈品消费被嗤之以鼻;“宅”文化盛行,一日三餐因陋就简。
 
户籍
 
关于人口减少问题,目前日本的大课题就是户籍制度。现在日本结婚的新人有超过一半是先有后婚,由于日本有户籍限制,一旦怀孕时,女性会选择奉子成婚,要不然就是被迫选择堕胎(事实上也有数据推测,相较于选择生下孩子,女性选择堕胎的人数或许还要更多)。另外也有选择不结婚,独自养育孩子的单亲妈妈,但是,以现在的社会制度来看,势必落入单亲贫穷的困境。
 
精神需求的升级
 
日本是世界主要的发达国家之一。日本国内对于物资的需求已经基本满足。其国民需求已经从物质层面上升至精神层面。1947年到1949年之间出生的“团块世代”支撑了战后以来日本的经济的高速增长。
 
而现在的日本年青一代不像他们的父辈那样一穷二白。80、90后一代的家庭经济条件已经很优越了。泡沫经济崩溃让一些企业倒闭,但整个社会的发达和便利程度还是很高的,交通便利、设施完善、文化产业发达。所以,这些孩子是无忧无虑生长起来的,他们不为衣食发愁,更加重视自己的内心感受,注重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而不是像父辈那样,甘当企业忠诚的武士,牺牲掉自己的家庭幸福。
 
现在的年轻人对于工作的热衷度不高,工作对他们而言就是维持收入的工具。年轻人比较在意属于自己的私人时间。从80年代之后,日本出现了“御宅族”,就是喜欢宅在家里玩游戏、上网、看动漫、科幻小说,这些人沉迷自己的兴趣爱好,对买房子之类的事情不感兴趣。
 
中国正在成为日本--低欲望的萌芽
 
日本的低欲望社会现象在中国已经开始萌芽发展。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不愿意生孩子,甚至连婚都不愿意结
 
马云曾经说:如今的年轻人,晚上想想千条路,早上醒来走原路;他们似乎把自己的宏图大志都藏到了内心深处,而现实中则一如既往的活着;Ambition(野心)在西方是正面词汇,但如今在中国人们却变得避恐不及。
 
随着科技的发展和改革开放的政策推进,中国的经济有了质的飞越,近年来在财富上有了非常可观的积累,给后一辈打下了极大的物质财富基础。
 
物质财富增加
 
然而物质财富这种东西,正是因为没有所以才想努力争取,但一旦拥有人们反而认为无所谓了;由于没有经历过那个穷困潦倒物质匮乏的时代,80、90后们不像他们的父辈那样充满对物质财富的渴望,虽然他们也有理想和报负,但是由于大多80、90后都是独生子女,一直都受到来自父母的“厚爱”,独立能力受到了相当的限制,所以他们都只是想想,没有动手的欲望;而当这些80、90后步入社会开始当家,想做的事不敢做,不想做的事就不做,后只能降低欲望普通的活着。
 
单身率增加
 
中国低欲望的另一个表现也是单身率的增加,中国的单身人口数量跟房价一样马不停蹄的增长,而且增长的势头一点都没有减少。截止2015年,中国的单身人口已经超过两亿,全国独居人口从1990年的6%上升到2013年的14.6%。为什么会这样呢?从经济的角度来说,有房有车存款十万几乎成为结婚的标配,选择结婚就等于选择负债。为了能早日还上贷款,再正确不过的选择就是减少开支,减少购买欲,为的就是能早日还清贷款;因为他们明白,当他们决定生儿育女时,这份经济的压力会变的更加沉重。
 
阶级固化带来的壁垒
 
早就有学者发出警告,21世纪中国的社会阶层流动已经呈现出同代交流性减弱,代际遗传性加强的趋势,“拼爹游戏”、“官二代”、“贫二代”和“蚁族”都是阶层固化的产物。这个时代的年轻人,受着上一代,甚至上两代、上三代的影响,富有的更富有、贫穷的还是贫穷,在个人努力需要家庭资源、背景、人脉等的情况下,年轻人使劲奋斗的动力逐渐减少。
 
阶层固化带来的各种壁垒,如教育资源、就业机会等,就如北京高考状元说的一样,在中产阶级家庭,出一个高考状元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中国社科院一份名为《当代中国社会流动》研究报告表明,父辈具有社会资本的那些人比一般人更易于成为干部。在父亲受教育程度这个自变量固定的情况下,干部子女成为干部的机会,是非干部子女的2倍多
 
咨询师认为,当家庭背景成为就业过程中一道不断升高的“隐形门槛”,普通人家的子弟,因为其父母没有金钱和权力,难以进入社会上升通道,而有着强大社会资源的富有家庭的孩子,则可以轻松获得体面的工作、较高的收入以及更广阔的发展空间。这种状况不仅影响就业公平,在当今就业形势严峻的情况下,更加剧了由社会底层向中间阶层以及更上阶层流动的难度。
 
在种种壁垒之下,低欲望的表现也日趋明显,不再有蓬勃的野心来创业,草根高学历者们从小以来所形成的“学而优则仕”、“知识就是力量”的观念和自我的优势认知,被残酷不公的现实击得粉碎,读了这么多年书才发现“世界不是属于他们的,而且归根结底地不是属于他们的”。
 
在低欲望社会下,我们可以做些什么?
 
1.拥有积极的目标
 
不管社会如何,我们都应该保持积极的心态,树立积极的目标,在自己的努力奋斗下,尽其所能的创造自己的生活,这才是生命存在的意义啊。
 
2.认为自己能够找到达成目标的方法
 
这一点强调的是加强自信,提高专业知识和技能,看到目标不是望而却步,而是相信自己可以达成目标。
 
3.拥有强烈的动机去使用这些路径达到目的
 
动机是内在行动力,没有动机,就没有行动力。动机能够激励我们去达成行动力。在动机的驱使下,我们才能不断突破自己,用自己的双手创造一片天空。
推荐文章
正规心理咨询中心
天津心理咨询哪家好选择正规心理咨询机构,圣安米悦品牌值得您信赖
心理咨询热线:186223197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