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组家庭,患难见真情

发布时间:2018-03-17 16:36
  第一眼看到那个病床上的女人,实则才五十岁多一点,看起来却是比较老态的了。她得了癌症,脸色黄蜡,头发干枯,夹杂着些染过复白的头发,躺在床上,说话有气无力的样子,能想象得到她身体的极度不安。
  刚做完手术没几天,吃东西和休息都受影响,她很坚强地在床上倾听着我们的谈话,有时,我说出一两句好笑的话来,她会捧着肚子笑。
  我赶紧停止说笑,担心她术后的不适因为笑的起伏运动而导致开过刀的肚子出现意外。我提醒她后,她立刻停止了笑声。
  进来一位端着东西的男子,五十岁左右,一条又粗又长的金项链挂在他的脖子,晃荡着。看起来,是她的老公吧。
  两人的外表似乎有点差异,男人小她一岁,他高瘦,穿着牛仔裤,蓝色的毛线衣竖在裤腰里面,精神状态不错。
  从男女的身体结构上来说,身体的变化和性别有紧密关系。
  自古以来,男大女小为成家的年龄模式不无道理。年龄上,男方比女方小一些,从外貌上来看,通常比实际表现要明显得多。
  眼前的这对夫妻,她大一岁,在心里和生理上都较男方成熟些,显得女方比男方操劳,老态的程度就显而易见的了。
  晚上,她女儿来了,二十五岁的样子,穿着超短裙,苗条的身材,长相随她父亲,五官朴实,笑起来的次数很多,和病床上的她谈笑,说话,俨然一对亲密的母女关系。
  女儿陪伴她,搀扶她起床,料理她吃晚饭,并帮她夹菜。父亲在一旁陪伴着,跟着一起吃。
  从他们的谈话中得知,她还有个儿子,孙子上小学二年级了。
  儿子一家三口来看她,儿子长相随她,儿媳和孙儿左右相伴。一家人陪伴在一起,言语不多,但其乐融融。
  听女人说:“明天你干爹说,烧点菠菜来吃。我这几天不能吃太多油腻的东西,会拉肚子。”
  用“干爹”这个称呼吗?那么,她们一家是有故事的了。我想。
  母亲住院的十天,大家在一起混的熟了。病房里就和她两个床位,相对来说,两个床位,不挤,清净些。
  夜里,两个床位的中间把帘子拉开,算是一个不即不离的休息区了。
  谁起床,谁走动,喝水等举动,都会知道。
  后来,我妈告诉了我她的一些事。某天下午,她说出了一些知心话,说女儿不是她亲身的。在多年前,她死了丈夫,他死了妻子,经人介绍,两人带着各自的儿子和女儿,结成了一家子。
  当时,女孩才三岁。刚刚失去母爱,跟着父亲续了个新家,一切都是陌生的。
  听她说,初始,为了女孩的事,遭到了不少责怪。女孩的外婆家经常有意无意地来找事,说她这个新妈妈有着很多不如意的地方。
  后妈难当。幸好,时间能证明一切。
  现在,谁也看不出,女孩不是她亲生的。
  我发现,她女儿是懂事和可爱的。为了减轻病魔对后母的威胁,女孩想着法子和她聊天,说笑,开朗的说话声,不亚于平常母女间的亲密关系。
  相反,她儿子来心理咨询中心的次数不多,来了,话也少,而立之年,或许工作上忙碌的原因,母子之间远没有所谓的母女之间来得融洽。
  当她的儿媳坐在床前与她聊天时,不紧不慢地样子,有一句是一句,理性而温和,没有母女间那种吵架式的欢快。
  不是她亲生的,这个女儿和亲生的没有什么区别。我和妈妈都这么认为。
  她可以下床走动了,女孩搀扶着她,去走廊上漫步,脚步缓慢,言语间穿透着一种力量,相互间开着玩笑。
  她坐在床沿,女孩给她穿好袜子,因袜子偏大,是动手术时才穿的一种特殊袜子,女孩便把袜子的前头用线系好,看上去,非常可笑的样子,生动了病房里的欢乐。
  她看着,翘着脚掌细看,说道:“你们看,把我系成了这个样子,还让不让我走路啊?”
  女孩答道:“可以走路的哇,又不影响你走路,你慢慢走就是了。”
  她微喘着气,气色仍然很差,脸上含着笑意:“你们看,她就是调皮,总是和我开玩笑。”
  我们跟着笑起来。其间的内容像水底里的假山,一目了然。
  女孩在商城上班,三班制。只要下班,她就往心理咨询中心跑。她说,在心理咨询中心里晚上睡得不踏实,好要回家补觉的。
  她催促着女孩回家休息,并叮嘱,路上开车注意,小心。
  一会之后,回家的女孩打来电话告知她,说已到家,请她放心。
  她接着叮嘱说:“回到家早点睡,不要玩手机了。”
  女孩在电话里轻轻地哦了一声,挂了。
  白天,陪伴她的大多是高瘦的他。
  她跟别人谈起,总是透露出对他的不满,无外乎就是他说话不多,不会安慰人等等。
  她总是称谓他“阿哥。”
  需要拿东西,或者起床检查,便习惯性地呼唤一声:“阿哥啊,人呢,扶我起来啊。”
  那个比她小一岁的“阿哥丈夫”,毫无怨言,箭步一样地冲到她床前。没事的时候,他看着电视,嗑着瓜子,安静地坐在那里。
  病床上的她,一天好似一天,气色稍有好转,能吃些软饭了。她大方地说:从这个心理咨询中心出院后,还得去肿瘤心理咨询中心化疗和放疗。
  我母亲说着一些安慰的话。大抵是能恢复好的一类的话。
  隔壁病房的病友来看她,与她差不多的年纪,与她差不多时间进的心理咨询中心,这些天都要出院了,都来安慰她,拉拉家常,说说空洞的客套话。
  我母亲出院的那天,非常兴奋。身体恢复的意外的快,脸色饱满红润,好像没有生过病一般。临走时,母亲走到她床前,弓着身子,作着临走时的简单话别。那个样子,仿佛一个归家心切的游子,要回家了,她按捺不住激动着,穿戴整齐地出了病房。
  我没有回头看病床上躺着的那个患癌症的女人。虽然跟着母亲出院了才几天,心里记得她的一些事。
  天津圣安米悦心理咨询中心提醒到:任何事情超出常理都代表有不合理之处,人尤其如此。许多过度的行为表面上看只是一种生活习惯,其实很可能是精神神经心理等某一潜藏层面的异变。不能掉以轻心,以至于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如有相关方面的问题,请点击咨询我们的咨询师。或者直接拨打022-23177689
推荐文章
正规心理咨询中心
天津心理咨询哪家好选择正规心理咨询机构,圣安米悦品牌值得您信赖
心理咨询热线:18622319743